大兴安岭地区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租客网:当下的租房市场,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!

2021年03月11日 10:10

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、要求住户搬走;双方前后反复换锁,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。

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、堆在客厅;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,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“以死相逼”的架势。

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,随着蛋壳公寓“爆雷”,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。

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,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,它暴露出的乱象——当下的租房市场,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。


无论是房东直租、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,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。

大家能做的,似乎只有“听天由命”,祈祷遇上一个好人,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。

许多公寓的一夜“爆雷”,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。

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“人去楼空”,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,上海、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,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。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“防止长租公寓跑路”。


人人都说,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。

可问题是,共享单车不能用、几百元押金不能退,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。

公寓爆雷掀起的,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“无房可住、无钱可退”的难题,要知道至2019年,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.83万个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、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。

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“爆雷”,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。

截至今年,“爆雷”、跑路、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……

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,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,原因清一色的都是“资金链断裂”。

此前,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,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,“小公司不靠谱”背锅,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“尽量选择大公司、可靠品牌”。

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“现金流危机”时,无数人都傻了眼。


毕竟今年1月,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,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,风风光光。

谁也没有想到,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“领头羊”。

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,“没有破产、不会跑路”。

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、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。

在他们看来,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,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,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,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。

这样的现状,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。

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,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。

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,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“真房源,放心租”的核心业务版块,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。

在租客网,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,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,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,赚取的额外收入,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。

对于房东来说,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,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,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,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。

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,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,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、合同共享、安全系统等服务。


租客网深知,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,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。

所以为了不留下“租房前擦亮眼睛”的先知式唏嘘,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,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、秩序化。

愿租房人们,夜里能做个好梦。


相关推荐

.经济萧条,企业该如何自救?

根据《中欧商业评论》的《清华、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,如何穿越3个月的生死火线》的报道,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,67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85.01%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,只有9.96%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。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2月3日,A股在春节假期后开市,沪深两股有3000多股近乎跌停,哀鸿遍野;2月6日,已经成立13年的知名IT培训机构“兄弟连教育”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员工全部遣散;2月9日北京“K歌之王”与全部员工、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;2月10日,复工第一天,新潮传媒创始人兼CEO张继学宣布裁员500人自救.......经济的萧条,企业该如何自救?企业如何提高风险能力——萧条是企业再发展的飞跃台1、全员营销——让员工与企业成为风险共同体全员营销是一种以市场为中心,整合企业资源和手段的科学管理理念,很多大型工业企业采用后取得了不凡的成效。即指企业对企业的产品、价格、渠道、促销(4P)和需求、成本、便利、服务(4C)等营销手段和因素进行有机组合,达到营销手段的整合性,实行整合营销。同时全体员工以市场和营销部门为核心,研发、生产、财务、行政、物流等各部门统一以市场为中心,以顾客为导向开展工作,实现营销主体的整合性。2、彻底削减成本、控制利润——让企业紧紧抓住“现金流”巴菲特在现金流上的最著名的评论是:“现金是氧气,99%的时间你不会注意它,直到它没有了。”抓现金流,是企业永恒的主题。在形势好的时候,有收入就有利润,但是在疫情的“寒冬”时期,市场竞争变化、环境资源变化,导致很多企业资金紧张,现金流遇到严峻的考验。面对这种极其特殊的疫情,企业将面临更为严重的挑战,现金流不够、经营效率不高的企业,将在严峻的市场形势面前率先出局。3、构建良好的员工关系——搭建企业和员工之间的桥梁员工关系以员工为中心,构建在人力资源管理的整体机制之下,通过绩效管理、薪酬管理等各种制度发挥作用,尤其是在疫情之下,唯有合力营造企业内部良好的员工关系,维系组织与员工、员工与员工之间正面的心理契约,才能够为企业的健康成长和持续发展提升提供有力保障。4、产业互联网——重新定义企业竞争,在变化中应对变化疫情之下,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来看,产业互联网的意义要比消费互联网更为重大。企业借力互联网,应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传统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、更有效地组织生产、更快捷地实现产品的流通和销售,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、提升生产效率。产业互联网模式将重新定义行业、产品、组织,也将重新定义竞争。企业只有在变化中应对变化。在产业互联网时代,企业发展只有两个方向。首先是平台化企业,在产业领域通过多种方式做大做强,贯通产业链上下游,提高效率,最终形成行业巨无霸。企业拥有足够的上下游资源,才能够打造产业互联网平台。第二个选项是细分市场的“小而美”企业,聚焦打造产业链条上的精准一个小点,一个细分产品,占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,这样的企业在产业链整合过程中,将继续占据优势地位。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竞争,将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。企业发展也要有发展的眼光,不仅要从现在看,还要能站在十年后看趋势,用互联网技术来重新构造整个产业链条,了解用户,创新场景,赋能产业链上下游企业。租客网全民合伙人,在智能化的供需配置器支持下,能够快速洞察不同用户群同类需求的特点及趋势,面向市场为8.3亿网民,以及14亿人口,可满足需求跨产业的要素融合市场,能够帮助企业整内部生产运营提供匹配的供给,借助互联网跨产业获取生产要素来更好地满足企业需求,降低企业用工成本及用工风险,让企业与员工两者成为共生共赢的关系。太宰治说:先试再说吧!破局之后,亦有春天来到!

2020年09月03日 10:26

最前线 | 欢喜传媒徐峥、宁浩等创始人团队再度增持,今年累计增持858万股

4月27日,影视公司欢喜传媒(01003.HK)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董平及其一致行动人以每股均价1.4港元增持2万股,涉资约2.8万港元。市场对此反应并不强烈,消息公布次日,欢喜传媒股价小幅上涨近4%,截至发稿,欢喜传媒股价跌近0.69%。上述一致行动人为导演徐峥、宁浩以及董平、徐峥、宁浩三位公司创始人为实控人的机构股东,包括泰嵘控股有限公司、NewwoodInvestmentsLimited、PacificWitsLimited。此次增持后,董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数目为14.6亿股,持股比例为46.28%。这不是2020年以来欢喜传媒创始人增持自家股份最多的一次,却是其开年来增持“单价”最高的一次。36氪统计,2020年截至目前,欢喜传媒创始人团队累计增持12次,持股数增长858万股,持股比例增长0.27%。4月17日增持184万股,为今年以来最高增持股数。增持均价为每股1.25港元,较此次增持价低12%。与创始人频繁增持相对应的是其唯一外部股东猫眼娱乐减持。去年3月13日,猫眼娱乐以3.9亿港元认购欢喜传媒2.366亿股,占发行后总股数的7.5%。1月24日猫眼娱乐以每股均价1.7港元减持291万股,涉资约496万港元,持股比例减0.55%至6.95%。此消息公布后,欢喜传媒之后几天的股价开始走跌。截至发稿,股价较1月24日收盘价跌近25%,现股价处于1.3-1.5港元的历史低位。另外,3月31日欢喜传媒披露了2019年全年业绩,公司自2015年上市以来首次扭亏为盈。2019年全年,欢喜传媒营收同比增长366%至8.14亿港元,公司拥有人应占净利润1.05亿港元,去年同期亏损4.47亿港元。

2020年04月29日 15:01

哈里王子夫妇宣布与《太阳报》等四家报纸决裂

【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孙微】“请注意,苏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将不再与贵刊合作。”英国广播公司20日报道称,哈里王子和梅根在19日发表的声明中表示,将不再与《太阳报》《镜报》《每日邮报》和《快报》四家媒体合作。在一封写给四家媒体以及网站编辑的信中,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公关代表表示,他们之所以采取这一措施,是因为这些报刊“歪曲、虚假或具有侵犯性”的报道。哈里和梅根表示,他们拒绝“把自己作为点击诱饵和扭曲经济的货币”。在信中,哈里夫妇还表示,他们不会回复任何来自这些媒体记者的询问。取而代之的是“零接触”政策,除非在必要的情况下通过夫妇双方的律师。信中说,“苏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目睹了他们认识的人(以及完全陌生的人)的生活毫无理由地被完全撕裂,除了色情八卦促进了广告收入这一事实。”这封信还写道,这样做并不是要关闭公共对话或审查准确的报道。媒体完全有权利报道苏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,对他们有无论好坏的看法也没有问题,但这些不能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。他们将继续与其他媒体“年轻、有前途的记者”合作,提高人们对他们所关心的问题和事业的认识。《卫报》20日称,苏塞克斯公爵和公爵夫人与小报公开决裂,几乎没有修复关系的机会。此举旨在告诫公众,不要相信英国小报对他们的任何报道。同时,法庭本周将举行听证会,审理梅根起诉《星期日邮报》出版其父亲写给公爵夫人的信一案。哈里对《太阳报》和《镜报》两家公司的母公司提出的有关电话窃听案件的法律索赔也在进行中。今年1月,哈里夫妇宣布打算经济独立后,于3月底正式退出王室高级工作成员的行列。今年年初,《太阳报》首次披露了他们搬到北美的消息,人们认为该消息激怒了这对夫妇。

2020年04月21日 20:15